第六章 美色_好徒儿你就饶了为师伐
笔趣阁 > 好徒儿你就饶了为师伐 > 第六章 美色
字体:      护眼 关灯

第六章 美色

  法不轻传。

  只要没有拜入天命阁,苏轩自然无法去参与到自己妹妹的授业之中,哪怕即便旁听也属于大忌。因此他唯有在外院等待而已。

  他的心情仍然惴惴不安,显然有许多忧虑在脸上。

  关于苏桃儿,他肯定是不放心她独自在此,毕竟他们兄弟姐妹虽然众多,可唯有苏桃儿才是与他一母同胞的嫡妹,是他极为珍视的亲人。

  他最迟明天清晨就必须离开,留给他的时间已经不多了,他必须在今天说服苏桃儿,跟他一起返回天圣国。

  但当然了,若是他知道妹妹此时的穿戴,恐怕连暴起与司言同归于尽的心都有了。

  这座幻海腹地的天命阁,着实到处透露着异样。

  令苏轩至始至终都无法安心下来。

  尤其,是苏轩昨天见到了那人。

  白蓝。

  那个不知比女人还要美貌千百倍的男子。

  他苏轩在京都见过的女性不知有过多少,但却未曾有白蓝给予他的那么震撼。

  当然,他也暗暗引以为耻,觉得自己昨天一瞬间的想法,简直就是自己人生的污点。未曾对女人动心的他,昨日竟然对着一个男子胡言乱语起来,以至于都失去了风度。

  最令他难以启齿的是,他昨夜梦中,竟然还见到了白蓝,白蓝依然是对他在微笑,而仅仅就是淡淡的微笑,就令他心神荡漾,令他浮想联翩......

  而就是在他等待的这会,苏轩忽然听见了脚步声响起,回头的他,发现迎面走来的书生,竟然就是他昨夜的梦中之人。

  白蓝依旧是白衣的书生装扮,手拿折扇,长发束起在后面,缓缓向他走来。

  苏轩忽然感觉自己有些恍然,他像是感觉自身已然陷入了另一个世界。

  意识也变得空白起来。

  直到白蓝来到他面前,先问候道:“苏公子。”

  苏轩错愕,回神的他立即慌乱地回礼道:“白...白师兄好。”

  白蓝微微点头,然后又道:“我师尊在授课,你不能入内旁听,却也是有点无聊呢。”

  苏轩感觉自己有着失措,但还是赶紧回答:“这、这也没什么...我只是不太放心桃儿一个人,所以才在此等待。”

  但比起昨夜的少言寡语,白蓝如今却似乎很乐意开口,说道:“师尊百年之内再次收徒,是与那小女子有缘,苏公子,你其实不必担心令妹。”

  苏轩听着白蓝的一言一语,听着他犹豫银铃般悦儿的声音,此时心境又开始凌乱了起来。

  那么好听的声音,竟然会是个男子吗?

  还有那么好的身段,那么美丽的长发......

  苏轩内心有了怀疑,只是见到白蓝平坦的胸口,这种怀疑又变得十分摇曳起来。

  末了,苏轩发现白蓝已经走到了山门的台阶处,而他竟然也已经莫名其妙地跟在了身边。

  “苏公子,我师尊的天命阁,风景还算秀丽吧?”

  从天命阁往远处眺望,到处都是连绵的苍茫大山,还有连片的湖泊流水。而天上翠鸟鸣啼之间,又是一望无际的湛蓝,仿佛能够一眼望到这世界的尽头般。

  “秀丽,确实是秀丽的。”

  “苏公子,你额头上的怎有这么多汗水。”白蓝取出一块手帕,“我替你擦擦吧。”

  “白...白师兄?!”

  但苏轩根本就来不及躲避,也似乎失去了躲避的欲望,任由白蓝取出了一块粉白的丝巾,为他擦汗。

  而与白蓝如此近,苏轩不禁感觉到自己的心跳正在加速,发出‘噗通噗通’的声音。

  忽然,吹来了一阵风,卷走白蓝手中的丝巾,一直吹到了台阶的底下。

  “白...白师兄!我替你去取回来!”

  就像是被什么诡异的力量所催动着,向来性格高傲的苏轩,想也不曾想到,自己竟然鬼使神差地为身旁的人去捡他那被风吹走的丝巾。

  而他在捡起之后,他居然还不由自主地感到了阵狂喜,就像是要去邀功,无比想要表现自己这般!

  “白师兄!你、你的丝巾!”

  白蓝从苏轩的手中接过,却没有出声,只是眨了眨那双满含秋水的美眸,看了他一眼,再接着,才又是那么微微一笑。

  而这一笑,似乎有什么东西,猛烈撞击在了苏轩的灵魂深处......

  白蓝一张手,再次令那丝巾随风飘出去了。

  “苏公子,它又被风吹走了。”

  苏轩茫然,直到这会,才开始回过神来,察觉到自己被戏弄了,沙哑道:“这....你、你!”

  白蓝依旧不言语,只是缓了缓,才反问:“你不去捡?”

  “我...我...我...我!”

  苏轩大脑陷入了一片空白,去捡?

  当然不可能!

  他苏轩是谁!

  他苏轩在天圣国,又是如何的位高权重,是如何地尊贵!

  怎会为了一个男子,一名男子,而再次屈尊亲自去阶梯之下,拾起那丝巾!

  只不过,等到苏轩回过神之时,他发现自己又在底下了,他手拿着白蓝的贴身丝巾,内心竟然还是狂喜的状态,就像是要立即得到什么极好的褒奖,竟然还为之在兴奋!

  他抬头,见到站在高高台阶上方,正在对他泛起着那淡淡微笑,那风华绝代,那美若凡尘仙子的人,在对他甜甜地笑着。

  这一回,他才感受到了恐惧,某种发自灵魂深处的可怕。

  他怕再上前,再接近那个人,不知自己又会是如何愿意听从对方摆布!

  而此时,黄昏竟然也降临,苏轩站在阶梯之下,望着白蓝,也看着这座外侧破败的天命阁......末了,再也不敢接近白蓝半步,唯恐自己道心崩溃的他,毅然选择一个纵深向外面飞也似得逃走,就连回头,都做不到了!

  白蓝远远见着落荒而逃,在奋力离开天命阁的苏轩,抿了抿嘴,轻声地自言自语道:“怎么还是把我丝巾拿走了?不过徒儿我好歹为师尊解决了一个后顾之忧,想必师尊不会怪我吧?”

  ......

  夜半,躺在自己床上的苏桃儿颇为不解地埋怨道:“哼!哥哥他是怎么回事呀,为何连个招呼都不打,就回去了呢?真是的!口是心非的烂人!”

  请收藏本站:https://www.bqg57.com。笔趣阁手机版:https://m.bqg57.com

『点此报错』『加入书签』